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注我们

葡京娱乐_葡京网址-葡京国际 > 军事历史 > >朝鲜战争是中国永恒的光荣 是民族复兴的标志

  •   中国是全世界唯一不间断详细记载历史的国家,而且有一批忠诚于历史的历史学家,他们不畏强暴,宁可流血也要保护历史的真实。中国有大批爱好历史,保留史料的普通人。

      历史学者为我们保留历史的目的是“知以往之不鉴,知来者之可追”。一个优秀的历史学家不仅要收集大量的历史资料、而且要不畏权势、不因为个人的好恶篡改历史、在评论历史的时候更加要客观公正、全面。因此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历史学家的,历史学家的著作是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的,即使是中国史学界公认优秀的著作司马迁的《史记》,仍然有人在考证其中内容的对与错,当然有些错并不是司马迁本人能避免的。

      朝鲜遇到了严重的经济危机,政治经济制度也不为大家认同,许多人对比韩国的政治经济状况对朝鲜战争提出了疑问。对历史有疑问是很正常的,但有很多事并非象许多人想象的一样。

      有许多人说,朝鲜战争是个错误。如果我们不打朝鲜战争,中国就不会和美国交恶,中国就能完成国家统一,就更有利于和韩国做生意了,中国的发展就更顺利,更快了,就不会给朝鲜拖累了。果真如此吗。

      那让我们看一下历史。当志援军还未进入朝鲜时,美国的第七舰队就已经进驻台湾海峡,当周恩来通知印度大使中国可能出兵,希望以此来避免与美国交手时,麦克阿瑟的飞机已经轰炸了中国边境,连苏联的机场都炸了,当然,对苏联是要道歉的,而且立即赔偿,对中国的抗议则根本不予理睬。中国在极其困难,百废待兴之际打了一场并不情愿的朝鲜战争。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伤亡,美国及其盟军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苏联空军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对此,外国历史学家的评论是,日本是最大的赢家。抗战结束后,日本的经济已经全线崩溃,朝鲜战争使日本成为美国及其盟军的后勤基地,挽救了日本这个国家。中国人看历史往往不太注重经济史,写历史的可不这样。否则,让日本在战后赔偿东南亚和韩国是不可能的,没钱,韩国的经济也不会有任何基础。对海外华侨来说,这是他们感到自豪的。

      一个刚刚重新统一的贫困国家与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打成平手,这是他们不敢想象的。多年来,海外华侨饱受歧视,尤其在欧美,歧视、排华和欺压华人是常见的,即使是现在我们在美国仍经常看到许多歧视华人的判决。孙中山先生宣传革命就是为了建立强大的中国,每赴海外都获得大量捐款,这是广大海外华侨的血汗钱;抗战时期三分之一的捐款来自海外华侨,朝鲜战争的结果令他们振奋,提高了他们在所在国的地位,更加心向祖国,以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朝鲜战争的胜利大大鼓舞了殖民地人民的反抗斗争,为世界各国争取主权独立、民族独立树立了榜样,也一洗我们所遭受百年的耻辱。朝鲜战争的结果极大地振奋了全中国人民的信心,让我们能更努力地建设我们的祖国,我们还在朝鲜战争后迅速拥有了一支由苏联援建的空军,如果没有一支空军,谁也不知道我们在后来的边境争端中遇到什么。

      当法国重新入侵越南,将战火烧到中国门口时,我们支援了越南人民。当美国向全世界扩张时,是我们给予了美国沉重的打击。美国陆军之所以没有跨越越南的南北分界线完全是因为有了朝鲜战争的前车之鉴(可以查阅美国总统约翰逊与驻越美军总司令的对话)。如果没有朝鲜战争,那么美国将在越南驻军,中国将受到环形包围,中国将在目前的东沙群岛、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争夺中处于极为不利的位置,而不仅仅是南沙群岛。越南战争是朝鲜战争的延续,只不过双方的地面武器差距有所减小,而且气候和地理环境进入中国人最善于利用的态势。越南战争使进入经济危机状态的日本进入第二轮经济腾飞,日本也有钱赔偿东南亚和韩国,东南亚经济和台湾经济也开始好转,当然也少不了韩国;美国在日本和韩国的驻军也大减轻了这两个国家的经济负担,使他们能全力将资金用到发展经济上。韩国的经济发展完全应该感谢中国。如果按某些人的说法去推理,中国是否也应该驻军朝鲜呢。日本的第二次原始资本积累完全得益于中国和美国,所谓牺牲一代妇女来发展经济完全是胡扯,显示了日本人精神上的的猥琐。现在居然也有党政干部仅凭一部日本电影《望乡》就提出这种口号,可显示有些干部的无知和无耻。

      韩国也派兵参加越南战争,相比中国对越南的无私援助,韩国不仅充当打手,肆意屠杀越南平民,根据韩国的战果,韩国人和越南人作战的伤亡比例接近1:10,作战效率大大超过美军,而且从中赚了十亿美元的雇佣军费用,对朝鲜战争中美国屠杀朝鲜平民大叫大嚷,对屠杀越南平民只字不提。当然在中韩建交时要求中国对朝鲜战争道歉时他们是从来不会提韩国人充当二鬼子,残忍屠杀中国人的,而且有时要比日本人野蛮得多,这可能是受日本统治时间过长的结果。从来没有人会说中国人在朝鲜战争中屠杀朝鲜平民,最后一个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战士罗盛教是因为救掉入冰窟窿的朝鲜儿童而牺牲的。志愿军战士在美国空军的疯狂轰炸中保护美国战俘并使他们受到力所能及的照顾,这种照顾大大超过了普通志愿军战士的待遇,而我们的战俘却受到了虐待;这大概就是将儒家“君子和而不同”篡改为“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文明联合攻击基督教文明的”亨廷顿教授的所谓的“文明的冲突”,不过当时盟军里的确有土耳其部队在和美军联合作战。

相关阅读

标签:
预留广告位